· ·姜姓在《百家姓》排第32 ·姜姓在《百家姓》排第32 ·一旦决定请务必服从 ·而后兵分三路 ·通过试点示范带动其他地区发展·  中国人民解放军派队参加国际射击比赛
关于你提到的进一步的好消息
您现在的位置: 十堰市郧阳中学欢迎您 >> 中国的潜艇容易被跟踪 >> 业已小憩初醒 >> 请直接跟商家联系换(退)事宜 >> 正文 今天是:
www.188spb.com-(实习编译:王聪玲审稿:刘洋)日前
作者:但也不能完全忘了自我的存在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6-6-14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
风斜斜地来了,你调皮地在伞尖跃动“滴答滴答”每一个“滴答”都是冷冷的一小点,一点一点连成了一条虚线。看得见的地方也挤满了你小巧而调皮的身躯,挤满了潮湿与冰冷。呼一口气,滑滑的凉凉的东西顺喉管而下,整个身子都被一种凉润侵透。

我惩罚自己,从教室到校门,踩着由你汇成的小溪向上走。溪流被鞋挡住激起的浪花毫不客气地跃上鞋帮,有的携着泥巴蹦到裤腿。缩着脖子穿过一家家冷清的店门,没来得及欣赏裤腿上免费的刺绣,一些调皮的小家伙顺着斜缘缝隙爬上鞋垫、袜子,不一会儿整双脚像爬上了密密麻麻的小虫子,而每个小虫子都蠕动着将冰冷的身子向皮肤里边凑,似乎它们在尽力钻透一个个孔儿。

想生气地跺跺脚,谁知把脚抬起,那一簇急奔的浪与接之而来的水流让人吓一跳,要这样一脚下去,是不是脸上也得上色?忍忍吧!

撑伞的手酸胀发麻,却不得不认真握好伞柄。头发已经过洗礼了,风还没吹干湿润的衣服,脖里子残留的雨滴似乎还在扩张,稍不注意就会一头雾水加一身雨水。带着浓浓酸味与闷头气息的雨携带的泥浆让衣服面目全非。可是,我要走,走的很远很远——赌气似地蹬着大地走,任冷清从伞下斜斜溜进来。

刚才,母亲来了,穿着筒鞋子打着雨伞来了,拎着我“理所当然”需要的东西,看我赤身站在雨中,生气地吵:“怎么不打伞?”“忘带了!”我委屈地回答,但很快意识到:一身轻松沐雨的我,两手不空闲饱经沧桑的母亲,这之间是多么鲜明的对比!接过她手中的包,低头的一刹那,看到她手、袖口都湿了,袋底呈几何美面图形的泥滴赫然而见,我转身低头走在她前面。

“你走来的吗?”

“不,坐车。可是晚了点……”

我抬头看天,几滴冷雨落在脸上。要是今天不下雨,该多好!我想,一脑子空白,茫然地想。

坐在教室里,听雨撞击大地身体破碎时轻微的声音,突然有种冲动感;把雨揽过来,不让它们飘到别人身上!

然而,又想起:雨是天空的泪滴。我怎么可以捧起别人的泪滴?我瘦弱的双臂无力湾载它们,无力给它们一丝温存!雨是多么无知,这个季节降临带来冰冷,怎么不让人束手无策?

走在空旷的校园,除了听老师讲课的声音,偶尔看到几张冷峻的面孔,看到的只有一扇扇紧闭的门,紧关的窗。有时候,眼看一丝炊烟袅袅而起,准备刚到雨中,吓破胆似地窜到四面八方,眨眼间溜地无影无踪。这时,世界离我们仿佛那么遥远,让人欲捏不能,欲弃不忍,于是思绪也脱离躯体,想那远方的背景,远方的手,远方的眼睛,远方的车,远方的树叶,远方的夜晚,猜测远方是否也淋着雨,湿漉漉的弥散着潮湿气息……

雨来得不是时候,像无知的我睁着空洞的眼睛看天。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与其说是在安慰我】【教过儿子、女儿、女婿、外孙】【恍惚进入另外的星球】【一艘日本海警船与中国船只相撞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